标签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标签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看刘邦和项羽是怎么跑路的就知道项羽必败无疑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20:03:46 阅读: 来源:标签机厂家

看刘邦和项羽是怎么跑路的,就知道项羽必败无疑!

很多人都不明白项羽为何会败给刘邦,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。

西楚霸王项羽力能扛鼎,所率领的楚军也武力值爆表,但最后为什么却败给了刘邦呢?

说起刘胜项败的结局,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有一条或许看着不重要但也影响大局的小原因,那便是,项羽始终没有学会跑路的正确姿势,连跑路都跑不明白,是以跑不出戏曲中的“十面埋伏”。

如果项羽能像刘邦那样会跑路,就很有可能成功地跑出项羽、韩信、彭越、英布等人布下的包围圈,而回到寿春,并以九江和楚作为根据地,休养生息,静待时变。

刘邦是怎么跑路的?

且看彭城兵败时刘邦的神操作:

汉军却,为楚所挤,多杀,汉卒十余万人皆入睢水,睢水为之不流。围汉王三匝。于是大风从西北而起,折木发屋,扬沙石,窈冥昼晦,逢迎楚军。楚军大乱,坏散,而汉王乃得与数十骑遁去。

当时的情况很危险,刘邦带的十几万人,都被楚军给逼到水边和水里,刘邦也无法把十万军队有效地组织起来进行卓有成效的反抗。

这样的情况,很像陈馀在背水一战中所遇到的。陈馀最终的结局是死掉了,而刘邦却成功地逃了出去。

刘邦是怎么成功逃出去的呢?

首先要感谢一阵从西北方向赶来的大风,大风的威力很强,能吹断树,能掀翻房屋,威力很强的大风又恰好朝着楚军的方向吹,楚军也不过是肉体凡胎,在大自然的巨大威力面前,也是无可奈何,“坏散”。

其次要看出刘邦把握机会的当机立断了。

乃得与数十骑遁去。

刘邦决策得很快,丝毫没有拖泥带水,再一个是人数少,目标小,不容易被楚军发现,刘邦带的人数虽少,但却都是极其重要的,其中有一个人最为特殊,此人便是老司机夏侯婴:

楚骑追汉王,汉王急,推堕孝惠、鲁元车下,滕公常下收载之。如是者三。曰:“虽急不可以驱,奈何弃之?”于是遂得脱。

刘邦都吓得推孩子下马车了,但夏侯婴仍旧不慌不忙,仍旧信心十足地跟刘邦讲,虽然我们很着急,但楚军还是追不上我们的,我们没必要把孩子丢下。

而项羽是怎么跑路的呢?

首先,项羽没有在四面楚歌声响彻云霄的伊始便当机立断地决定跑路,而是喝起了酒唱起了歌,之后又大哭了一场,只不过是要跑个路,有什么好哭的?真当自己是文艺青年吗?

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,项王乃大惊曰:“汉皆已得楚乎?是何楚人之多也!”项王则夜起,饮帐中。有美人名虞,常幸从;骏马名骓,常骑之。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,自为诗曰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歌数阕,美人和之。项王泣数行下,左右皆泣,莫能仰视。

磨磨蹭蹭地浪费了很多时间之后,项羽终于想明白了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回江东去,回到江东,江东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来尚可期,于是,项羽抛下美人虞姬,跨上战马骓,带着八百壮士,向南突围。

于是项王乃上马骑,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余人,直夜溃围南出,驰走。

你不过是跑个路罢了,带那么多壮士干嘛,点兵不需要时间的吗?本来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,还要在点兵上浪费时间,你是真觉得上天留给你项羽的时间还有很多吗?

另外,八百壮士,多大的目标啊,陈胜举事时也才900多人而已,你带着这么多人跑路,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?

也就算了,虽然浪费了时间,但毕竟还是跑出去挺远了,结果竟然迷路了。

项王至阴陵,迷失道,问一田父,田父绐曰“左”。左,乃陷大泽中。

跑路前都不看地图的吗?迷路后靠鼻子下的嘴?万一被骗了怎么办?你看人家刘邦是怎么跑路的?直接带上活地图夏侯婴,夏侯婴不仅能带楚军绕圈子,还能从荥阳前线直接赶往赵地的韩信营地,跟GPS一样好使。

迷路也就罢了,赶紧跑啊,结果看到追兵赶来了,项羽的想法却变了,要跟追兵大干一场:

谓其骑曰:“吾起兵至今八岁矣,身七十余战,所当者破,所击者服,未尝败北,遂霸有天下。然今卒困于此,此天之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今日固决死,愿为诸君快战,必三胜之,为诸君溃围,斩将,刈旗,令诸君知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”乃分其骑以为四队,四向。

只剩下二十八个壮士了,正好目标小了,还不保存体力,尽快地跑?跟追兵大打出手?打赢了又如何?会有越来越多的追兵涌上来啊。

好吧,这也就算了,最后到了乌江边,平静的河面上只有一条船,这不是你项羽逃出包围圈的大好时机吗?只要你上了船,后边的追兵不就只能望洋兴叹了吗?但你项羽竟然决定不逃了,你跑了这么久,不就是为了跑回去吗?你忘了你的初心了吗?

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。乌江亭长檥船待,谓项王曰:“江东虽小,地方千里,众数十万人,亦足王也。愿大王急渡。今独臣有船,汉军至,无以渡。”项王笑曰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,我何面目见之?纵彼不言,籍独不愧于心乎?”

眼看死到临头了,却装起大尾巴狼来了,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出来,难怪范增活着的时候会数落他们项家的项庄,看来这话用在项羽身上,也是合适的:

唉!竖子不足与谋!

广州废铝回收公司

花海专用种子

批油垫资